Sugar song&Bitter steps

【文野/敦芥敦】双失

慈叶-好想把白止整个吃掉:

♧一个类似玻璃渣的垃圾东西
♧梗来自阿西木先生
♧芥川:记得一切却忘记中岛敦
  敦:忘记所有却只记得芥川


那个自称姓中岛的人已经在楼下坐了很久。芥川眼见他被雪覆盖,色彩苍苍明亮,仿佛白色的,奄奄一息的太阳。他看起来要死在雪里了,悄无声息地,乖巧安静地死在温凉雪天之中。他身上的颜色都是老旧的,白的黑的都混杂在一起,混沌得如同一锅煮烂的粥。
芥川坐在落地窗边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背影。中岛好像扛着沉重且生锈了的钢铁,他的脊梁也许一向如此地弯着,仿佛经受过悲哀的碾压;又或许他是失去了支撑肩膀的珍重宝物,那东西将他的顽强固执尽数抽走,所以中岛不得不那样佝偻。
他说他只记得这个叫芥川龙之介的人,其他的记忆尽数是空白——中岛站在门外这么介绍。可是他脸上没有哀愁,或是其他的丑陋情绪——中岛笑的非常明亮,犹如融化的白雪,犹如临死的太阳。芥川不记得这个人是谁,但他也许曾几何时听过这个人的声音。也许是在某个老旧的收音机吱吱呀呀的噪声里听见过,他说过什么?龙之介你这个笨蛋,不要一次性吃那么多点心啊,胃会坏掉的。也许是因为收音机的声音,他的声音模模糊糊听不清楚。你呀怎么那么爱吃甜食,明明牙齿都疼的不行了,还有啊——还有什么?
芥川不记得了。那个人的声音他听过的,记得的,但是烙印太浅,记不分明。中岛站在门口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就是那么的熟悉而且模模糊糊,他说我的名字叫敦。你不怎么叫我敦,你老是叫我人虎。可是现在你叫我什么都没关系,因为你好像不记得我了。我还是叫你芥川吧,因为我只记得你了。真的,其他的我什么都忘了,可是还好我记得你,芥川。
他的声音像雪在融化,一点一点变得微弱。可是雪融化以后就是冬天的死亡。它们死了以后就变成透明尸身,会有花花绿绿的植物长出来,遮盖的严严实实,然后就没有人记得这里死过什么了。那只是一场雪,芥川知道的。来年还会有新的落下,安静地融化成春水,被大地吞噬,被暖流卷走,还是一模一样,死的彻底。
我叫中岛敦。中岛敦啊,你怎么能忘记我呢芥川。干什么你偏偏不记得我了?这样有点残忍,不过我也忘了好多东西,所以我们慢慢来好不好?你回忆我,我回忆其他的东西,你要是忘了我——其实那样对你来说也挺好的,可是我会哭的。你没必要伤心,只有我需要哭一场。中岛敦咧开嘴巴傻傻地笑,他的眼里没有泪水,但他自身就是白雪。他要是哭了就会融成花花绿绿的植物。芥川说我不记得你。你要是认识太宰先生我还可以信你。中岛敦茫然地摸着脑袋,太宰先生是谁?你第一次用敬语称呼别人诶。这么冷的天气中岛敦穿着单薄的白衬衫,芥川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白衣下的身体,血管青紫,像植物的根须种植在身体里。中岛敦离融化不远了,他也许会开出紫金色的花,枯萎也迅速。
我不记得你,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吧。芥川把门关上,但中岛敦没有走。芥川在心里念他的名字,敦,他好像听过的,好像记得,似乎他自己也曾满怀爱怜地念着:敦。那是三个简单平淡的音节,连起来念却叫人不得不温柔起来。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呢?那都是笑话吧。连小银的名字他都没好好喊过,那么这个临死的人来到他面前,温和地喊芥川,他是什么用意呢?
芥川,芥川。楼下的中岛敦突然叫起来:你大概不会让我进去吧,我告诉你哦,卖红豆汤的婆婆昨晚去世了,所以今天早上我没买给你。你以后吃红豆汤要走更远的路啦。你要是不记得我,你也还是有很远的路要走。你要走很久很久,直到罗生门也老掉。中岛敦站起来拍拍衣服,摇摇晃晃地往远处走。他的背影在雪地里融成一团,佝偻着直不起腰。忽然他脚下一软,倒在雪地里面再没动弹。芥川安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拉上了窗帘。他依旧不记得这个人。死了也不干他事。可是中岛敦终于在春天之前就融化了,他连一朵花也来不及开。


♧能看到这里十分感谢。
♧敦君不一定就是死去了。这个看大家的个人理解。你可以认为敦君死了,也可以理解为支撑他行进的东西彻底消失了,以至于他再也站不起来。

评论

热度(48)

  1. Sugar song&Bitter steps慈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