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song&Bitter steps

五次Jack试图进入Daniel的视线,一次他……(完结+番外)

Seventh Heaven:

原作:Now You See Me/惊天魔盗团


CP:Jack·Wilder/J·Daniel·Atlas


Note:应求搬运。这是我写的第一篇杰西相关(笑)






---


靠近点,再靠近点


因为你认为自己看到的越多


就越容易瞒过你的双眼




“整个晚上我都在跟你们说什么?”


“——靠得越近,看到的越少!”




男男女女混乱嘈杂的欢呼惊叫,在魔术师的带动下都汇聚成同一句兴奋的呼喊。


Jack·Wilder正站立于不夜城最繁华的商业区街道,兜里揣着仅剩的十美元,心脏的搏击速度不亚于在场的任何观众,他确信。


更准确的说,Jack正亲身位于J·Daniel·Atlas近景魔术巡回演出的洛杉矶一站中。飞机延误错失了上一场的墙中夹牌,他对Daniel接下来的表演内容毫无头绪。而此刻,他也在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以免和前排的姑娘一样举止失态。


近景魔术,它的近距离观看度和手法运用的巧妙度,如果得当,能最大限度地调动互动观众的肾上腺素;如果搞砸了,要知道在魔术界,观众的容忍度可怕的低下,即使是Daniel这般的4F大会冠军明星也不例外。


而Daniel的表现一如他该拥有的一样,他摆在两侧的手抬起做出一个优雅的噤声状,整个观众群就像被突然摁住静音键。没有了疯狂挥舞的手臂,Jack终于能看清Daniel的面貌——修整完美的中长卷发,夜空蔚蓝的修身西装,一张带着恰如其分的傲慢和温和的面庞。他正把这个闹市中心的舞台变成交响乐大厅。


“女士们先生们,很抱歉今晚没有扑克牌和兔子的把戏,但我们能做点不寻常的事!”停顿的期间人群在蠢蠢欲动,“晚上好,请告诉我你的名字,美丽的女士。”


被他随机抽中的金发女孩拽住了同伴的手臂。


“我叫Laura。”


Daniel稍欠身,带着笑容放慢了方才飞快的语速。


“好的Laura,告诉我,你喜欢展示柜里的哪样宝贝?”


他手掌指示的尽头,恰好是整条街最奢侈的昂贵珠宝橱窗,人群发出一阵喝彩,能想象到Laura一定做出了一个被吓坏了的表情。过了一会,她指了指柜台中那个有着夸张海蓝吊坠的项链,它完好地保护在温柔的丝绸里。


Jack的头一反应是那宝贝价值连城,随即是Daniel该如何完成这个不可能任务——他必然不可能物理冲撞,那太低级,防弹玻璃也被精密监控检验,安保系统更是一应俱全。


Daniel该如何“作案”?


“眼光棒极了,和我想象的一样,它的价值会让加大我的工作量。但既然我给过了你承诺,那么——”


Daniel在众目睽睽之下步伐轻快,用一条深红的布料掩盖行踪“穿过”了玻璃大门(引起一阵惊叫)。正餐前的甜点,Jack这样想道。随即他放慢节奏一步步靠近玻璃橱柜,他将一只手缓缓按在了透明的表面上(安静地连根针都不敢落地)。他的那只手像在找寻什么一样小范围地绕动了一圈,当四指并拢和大拇指留出一道固定空间时,Daniel举起他的惯用手慢慢插进另一只手虎口的空间——之所以说是插进,因为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插进!Daniel靠着那狭小的空间,将另一只手穿过防弹玻璃进入了柜台内的空间!


到处都是屏住呼吸的声音,Jack趁着大家发愣的机会顺利挤到了前排,他过人的视力,加上一边监控录像的证明,没有任何破绽,他身体的一部分确实“穿过”了那道玻璃,通过遮挡的几寸空间,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决定在那一刻像所有普通观众一样沉浸在Daniel有条不紊的表演中,看着魔术师毫无迟疑地从手指留出的空隙中取出那条贵到逆天的项链。


Daniel脖挂那条宝蓝吊坠项链,用同样的手法从玻璃门中走出,然后将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取下,挂在了早已说不出话的女孩脖子上。


“这可不算抢劫,最多是美好的馈赠。”


发出最高分贝尖叫的人群涌了上来,和摄影灯光一同包围住魔术师。


Jack被兴奋的人群几乎挤到边缘处,“Holy Shi——”他暗暗赞叹地骂道,眼神几乎无法离开被人群包围的只能露出头顶的中心人物。




这比电视直播或是录像上的Daniel表演震撼数十数百倍,Jack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上冒出的汗。


那一刻,他觉得这趟倾尽家产的飞机票花的值得,至少也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因为就在同时,J·Daniel·Atlas,比聚光灯下的任何明星都要更耀眼。


——也都要更遥远。




他闯进Jack的生活,仿若一场魔术。






****


Jack第二次想要靠近Daniel——这说法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在那场几乎花光他所有积蓄的演出观摩后,Jack试想过无数次可能。


他们有可能在魔术舞台上意外相遇,也有可能在下一届4F大赛中擦肩而过,他甚至想象过从Daniel的口中得到一句赞赏,那感觉一定非凡奇妙,那会刺激他去攥取更多来填充无底的空虚和莽撞。他竭尽全力地提高魔术技艺,就算无法并肩,至少也不能落后过多。


但是,认识,高不可攀的词,更何况熟悉,靠近。


Daniel成为Jack一个行进的标的,航行于黑夜中雾霭笼罩的海上,遥远方向的一盏灯塔,他的光芒看起来如此之近,却又从未触手可及。


Jack想象过那么多次可能场合,除了同为被The Eye召唤成为同伴而相遇。




3月29日下午4点44分


纽约,埃文西街45号




死神的塔罗牌。耶稣受难日。


被选中的兴奋让他无法入眠好几天,他相信这是自己夜以继日练习表演的回报,尽管他为了生计不得不动点小偷小摸的把戏——Jack知道这一切都值得。


在坐了几小时地铁转了两趟车后,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震撼。


“这……不可能。”


Jack爬上楼梯停在了房间门口,三个人之中他只能看到唯一一个人。


“J·Daniel·Atlas?”


Daniel斜挎着背包的样子和他松软的卷发一样随意,没有了表演时的西装笔挺,休闲装和运动鞋的组合让他看上去像个大学生(也提醒了Jack其实Daniel也是年纪轻轻)。这是他从未见过的Daniel,与之相反的——


“我看过你的每一场魔术。你就像……”


Jack得确保舌头不会打结,他能猜到自己步伐笨拙走向Daniel的样子有多糟糕,但那无所谓,重要的是Daniel此刻嘴角轻轻上扬地望着他,只有他。


“我崇拜你,真的。”


Jack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忠实粉丝,很高兴认识你。”


他探身向前握住Daniel主动伸出的手,梦想成真的感觉真的不赖。


“我是Jack,顺带一提。”




“那我们……在等什么人?”


“门锁着呢。”


“不不,没有什么是被锁着的。”


在Daniel面前炫一手开锁技能让他继续情绪高涨,虽然他想让大魔术师看到的更多,没有关系,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他们会成为搭档。——搭档,没有比这更棒的定义了。


他不在乎Henley和Daniel过去的瓜葛,那必然在他的了解范围之内,而刚才相遇的氛围更证实了他的猜测。


只是Henley看Daniel的眼神,他觉得像踩空了一级楼梯。




****


这场风波发生在他们被Arthur Tressler派往拉斯维加斯表演之前,预谋则在更早。




四骑士被华丽包装推出之前,他们已经认识八个月有余,正抓紧一切时间研究讨论The Eye发来的计划细节,以及他们的表演。


阳光充足的午后,某个鸡毛蒜皮的冲突,Merritt一如既往地看不顺眼Daniel,而后者也一如往常地语速飞快攻击对方,然后在Merritt离动手只剩一步之遥的瞪视中无所谓地抓起一本书,找个舒服的地方靠坐着翻起来。


Merritt嗤笑了一声夹着一包烟走出宾馆,Henley的目光始终没离开控制狂魔术师,最后她做了一个随你们去吧的手势也转身离开了气氛诡异的房间。


房间里一时只剩下Jack和Daniel,Jack在他身边最近的一把扶手椅坐下,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你有事吗,Jack?”


“算是吧……刚刚,你还好吧?”


Daniel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这个星期的第四次,同期增长两次,看得出来这天气很恼人,”Daniel的眼睛没有离开书页,“话说回来,你应该不会是来安慰我的吧?”


“不是——”Jack交叉着手指问道,“我想问问你对我有什么建议,关于表演的,你知道,我也一直在做近景魔术,但……”


Daniel放下了手中的书,他直直地打量了Jack有一会儿,然后开口道:


“戏剧性。”


“戏剧性?”


“是的,你的表演很干净很利落,但是缺少能抓人眼球的戏剧性。”


Daniel用下巴示意了Jack左手边的方向,圆桌上正放着一叠扑克牌,Jack立刻将它们收拾成一叠检查起牌面。


“今天只有我们俩,算是我给你开小灶吧。”


Jack忍不住上扬嘴角,心跳上升到每秒100以上。


“谢谢你,Daniel。”


Daniel挑起眉毛转了转左手中的笔,“最简单的,比如,猜出我抽中的一张牌,你会怎么让它变得有意思?”


Jack将手中的五十四张牌背面摊成扇形,Daniel按照程序抽出一张签了字(其实并没有签字的步骤,但Daniel喜欢控制和独享,理所当然的),然后背面放了回去。Jack收回扇形,他看着Daniel的眼睛,这是每个魔术师最基本的把戏,如果戏剧性意味着舞台效果——Jack在背着的扑克牌中盲眼抽出唯一选定的一张,用七分力气将它向前抛掷出去,写有签名字样的方块J飞速横移地切断了Daniel手中的笔,直挺挺地插在背后的墙纸壁画上。


拿着半截笔楞住的Daniel可不多见,那模样让Jack心里窜出一股莫名悸动情绪。


“……宾馆服务生应该不会觉得有意思的。”


“对不起,呃,我不该——”


“你练了多久,Jack?”


被问话的一方挠了挠头顶,近景魔术高手正歪着脑袋询问他。


“大概两年了,每天八小时。”


“犀利,”Daniel的赞赏使他整个人漂浮了一英寸,“继续保持——但是,对女士而言,那种切断笔的犀利并不一定正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懂了,我们再试一次?”


Jack感到那就是机会了,他史无前例的机会,故事的走向都无意外地按他的剧本按部就班地行进。


——这一次,那张写着Daniel的扑克牌稳稳当当地落在魔术师的笔尖上。


“这可就温柔平衡的多了?”


Daniel冲Jack满意地点点头,摘下了笔尖上的那张扑克牌,他的表情忽然凝固。




那张黑桃七,除了正中的Daniel花体字,下面还多了一行字,那是Jack从歪扭转变为正规的字体,于是那让整张扑克变为一封邀请函。




Daniel


你愿意和我一同共进晚餐吗?




Daniel在表演的前中后身边从不缺女人,各式各样投怀送抱的女人,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实,而他此时略微不安地转换坐姿则让Jack意外地想到:也许Daniel从来没有和男人约会过。


挑战的成果无比诱人,而挫败,会直接毁掉他多年才争得的和偶像同台的机会。而Jack早已逼迫自己面对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他对Daniel的期待,远远高出通常感情的期待。


——无论怎样,都值得一试。




“我该注意到的……我想起来了,你的表现,有时比Henley都要明显很多倍,Jack。”Daniel仍然盯着扑克牌,语气里稍带的无措正在慢慢被镇定压过风头。方才魔术师的一丝惊异慌乱被Jack收入眼底,他将会放进珍贵的独家收藏中,那可不是天天能见到的寻常光景。


正在Jack犹豫是不是该出声再次邀请他时,Daniel晃了晃扑克牌,朝他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


“完美的戏剧性。为什么不?”




****


他们抢光了Arthur Tressler的银行存款后匆忙抽身,那是一场久经谋划仍然要命的生死追逐战。


FBI和国际刑警找到了他们,突破了他们的防火墙,断了水电和网络,如果他们下一秒就出现在楼下他毫不例外。


Jack直觉地看向Daniel,后者也正望着他,带着熟悉又陌生的高深神色,Jack沉重地吞咽了下:“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这个,我可不想为这个蹲班房。”


他以为Daniel要发火,但后者只是大步冲他走过去。


“那就别搞砸了,你总说想让别人拿你当成年人。现在正是时候,按计划做,呆在这里。”他轻拍Jack的手臂,那一下拍在他心脏上,“把东西都烧了。”




Daniel的话里清楚地表达了两层意思。


——他从未把Jack当成是个“合格”的成年人,也许在他眼中Jack永远是那个走进埃文西街45号时目瞪口呆的稚嫩魔术师。


——Jack必须呆在那里,他别无他选。


Daniel总会是对的,因为他的第一原则是永远做房间里最聪明的人。同时这也该是Jack不该动摇的第一原则。


所以他会像Daniel那样,不顾其他人的动摇怀疑The Eye的指令,即便那可能只是个传说。


Jack抱起一大摞文件丢进壁炉,高温碳化的声响将他的思考从现实隔离,他喘了口气克制自己像火苗蹭蹭往上蹿的强烈不安。


他抬起头最后一次注视着Daniel的背影,恍惚间回到多年前洛杉矶的那场巡演,他还是那个口袋空空的小男孩,不远处的魔术师在一片欢呼和灯光中像魔术般离奇消失。


Jack回忆起那天他们的共进晚餐,身旁的壁炉同样是火光熊熊的温暖,对面的人轻轻地碰了下他的酒杯,深蓝色的西服和他的眼睛一样漂亮。




J·Daniel·Atlas在推门带着Henley和Merritt离开前,或许犹豫了两秒钟。


他再没有回过头。




****


比起在高速公路上被汽油燃烧的温度烤死,他还是宁愿接受沉入海底的死法。


Jack在那一瞬间想起了同样沉入海底的Shrike,和他从未被找到的尸体。


从高架桥坠落的汽车带着被FBI探员子弹击碎的玻璃掉入大海,溅起的水花和逐渐增加的压力正让逃生的可能像空气一样流失。


Daniel……


突然恢复的意识让胸口的致命伤口剧烈疼痛。随着阳光留给水下的明度越来越少,他意识到自己时间不多了。




他完成了Daniel交给他的任务,他从未让他失望。


他悄悄记录的Daniel的每个瞬间和细节从眼前浮过,就像他精心准备的每个巧妙的近景魔术一样。


Daniel思考时交错双手来回绕着的大拇指。


Daniel头发上独特的洗发精香味。


Daniel在镁光灯下闪耀极致的背影。


还有他离开时的背影。


他总是一丝不苟的每一个部分,他和Jack从未越过的那条线。




“我们的关系,比我想象的要微妙的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五次Jack试图靠近Daniel,最后一次他为Daniel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Jack这一生不做他想,他只想成为史上最有名的魔术师。”


“我不能说他已经做到,但我希望他走到哪里,哪里就充满魔术。”


“但问题是……对不起。”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说空话,我们不能后退。”


“我只想请你们记住Jack·Wilder。”




他会想听听Daniel Atlas写给Jack Wilder的悼念的。


他会喜欢,他一直喜欢Daniel的表演。


包括这一次的开场,由告别开始。




【END】












【BONUS:True Ending】




“Jack?”


Daniel隔着锁住的铁栅栏看向他的眼神,让人相信那是心肌梗塞发作的前兆。


“你明明——不,你必须是真的——你那时被困在海底——”


他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干得漂亮,Jack。”


他隔着栅栏握住他的手,他盯着Jack像在检查他全身每一个细节。


“在我这里,没有什么是困着的。”




Jack推开刚刚被紧锁的栅栏大门,用另一只手揽住对方的肩膀,紧紧地拥抱了他。




【ALL END】





评论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