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song&Bitter steps

RamsayRamsay(补全不合理bug,有OOC,有参考『对创伤的强迫性重复』,平行番外)

大头钉教父:

“好像一种魔咒,也有人把它叫作宿命——因为曾经有过一段残缺的爱,于是一再走到类似残缺的关系里,同时怀着隐秘的、甚至是不自知的愿望:这一次,我要把残缺的部分修好——然后屡屡失败。”


『个体不断重复一种创伤性的事件或境遇,包括不断重新制造类似的事件,或者反复把自己置身于一种‘类似的创伤极有可能重新发生’的处境里。』


他见到小时候的拉姆斯时,阴暗甚至有些懦弱的拉姆斯,和将来那个残暴而又嚣张的身影慢慢重叠在一起。


“我违背了拉姆斯大人的愿望,我需要做些什么,做些什么,不……不……不不不不行!我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不能不能不能!否则会有更严厉的惩罚!”


于是他拿出刀子划向了自己的手指


『当他们不将自己置于重现创伤的活动中时,就会有一种模糊的恐惧、空虚、无聊和焦虑感。』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已经离开他太久了。久到拉姆斯在他心里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和一个带着戏谑的命令。而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不是他想要的,极度的放纵的生活就像空谷里哀嚎的风声,无法满足的渴望就像破洞的口袋永远填不满。


『为什么这些明显在关系中受伤的人,没有办法离开那个伤害他的人?这是因为,这些人对施害者成瘾,对创伤成瘾,他们就像真正的瘾君子一样失去了力量。』


他那一生是孤独的离开的,没有什么可以绊住他的脚步,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他维持长久的关系。活着对于他只是多吃一口饭,多吸一口气。


『当那个原本应该是安全的源头的人,成了危险的来源时,他会形成这样一种心理状态——既渴望依恋,又充满恐惧;一方面充满焦虑地顺从,同时有对自己和对对方的压抑的愤怒——而这种心理状态会在他们未来的生活中长期延续下去。』


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漂亮的黑色的头发脏冰色的眼睛带着他离开恐怖的地窖,离开痛苦的黑暗。他可以对他说任何事情,只要他在身边就无比的安全。


但是对他来说,世界上其实没有安全。


『他们不太能感受到,他们感受到的种种紧张,根本上是来自过去的伤痛,而不是当下的压力,压力会让个体返回过去的行为模式中。』


来到这个世界,他成为了真正的臭佬。拉姆斯念念不忘的那个臭佬。那个他听说过从未见过的臭佬。巨大的变化和无所是从,无法理解和错乱,无限焦虑和恐慌。在已知的痛苦,和未知的焦虑中,这个过度警醒的个体选择已知的痛苦。


『动物在面临危险时,对“依恋”的需要会激增。孩子在感到害怕的时候会格外贴近依恋对象,即便是成人,在特别感到压力的时刻,也会格外寻找父母的存在。人们会在感到危险的情况里,抓住身边最近的那个人。这也是为什么,在一段充满了伤害的关系里,个体往往反而感受到更强烈的依恋——尤其是当这个个体没有其他依恋对象的时候,他会在危险中别无选择的抓住伤害他的人。』


他没有了头衔,没有了高贵的血统,他无法控制的紧紧抓住拉姆斯。在完全不同的时间里找到记忆里的那一点蛛丝马迹。在混乱与恐慌中找到一点缥缈的影子。


『对于有些经历了创伤的个体来说,健康的生活在他们的体会中是“平淡乏味”,健康的伴侣无法满足他们激烈的情绪需要。而只有当创伤再次发生,再次感受到熟悉的痛苦,他们才会感到“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


再次见到熟悉的黑色头发,脏冰色的眼睛时,混乱吵闹的世界安静下来了,焦虑和无助一瞬间离开了他的世界。瘦小的身躯带给他纯粹的黑暗,让他觉得世界还未曾改变。


『与伤害自己的人建立过长期的依附关系,使他混淆爱与痛苦,误以为痛苦就是爱,爱就是痛苦。』

评论

热度(6)

  1. Sugar song&Bitter steps写程序的小断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