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song&Bitter steps

返回值(人物ooc警告 算是thramsay 复习太疯 做梦 迷糊记下关键词 忘光后的脑补)

大头钉教父: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正则表达式,两个人碰面时,自己的正则表达式就会对对方进行遍历。当表达式有所匹配时,就会给你返回一定的响应。比如说遇见性格很合得来的人,正则表达式会得到多个匹配,反映给你的就是甜蜜的蜜酒。如果遇见感觉普通的人,表达式不完全匹配,它会返回给你的可能就是一块木头。不同人有不同的返回值。对同一个人遍历,返回给不同人的返回值也不同。


就比如说第一次拉姆斯给席恩的返回值是一颗漂亮的黑珍珠,而席恩给拉姆斯的返回值,出乎意料的和拉姆斯失去很久的那个人非常像。


这也是为什么,席恩能毫不犹豫的相信拉姆斯,告诉拉姆斯所有的事情,直到拉姆斯又将席恩带回那个充斥着恐怖回忆的地窖。


后面发生的一切非常理所当然,拉姆斯力图让席恩的返回值更贴近那个人,而对于席恩来说,那颗漂亮的黑珍珠也在他的手心里融化成黑色的,粘稠的,吞噬万物的黑暗,压迫着席恩透不过来气,沉没在这黑暗之中。


直到阿莎葛雷乔伊带着她温和如水,又怒浪滔天的返回值冲破这一切,那流着血的粘稠的黑暗又好像变回原来那漂亮的黑珍珠,笼罩着些许邪气又像松了口气,他慢慢说道


“你还是你”


后来的席恩回到了久违的吹着腥咸海风,有着潮湿空气的铁群岛,一切都恍如隔世,明亮的日光灼烧着他的双眼,海鸥尖锐的鸣叫折磨着他的耳膜。他在黑暗里待得太久了。


时间久到就像一辈子。


无论是时时刻刻像受惊的兔子躲藏在角落,还是只有大声的向不存在了的人宣誓忠诚才能平静下来。


无论是无助的在大海的咆哮中呜咽,还是习惯性颤抖的默默重复那个名字。


无论是勉强的撑过宴会,还是试图挺起的胸膛。


无论是干枯白发渐渐变回原来光亮的棕色,还是日渐强壮的身体。


无论是轻车熟路的应对所有权贵,还是开始流连于灯红酒绿之中 。


席恩都熬过来了,或者说恐怖堡的一切经历也许就是一场梦。


席恩葛雷乔伊是维斯特洛西海铁群岛正统的领主,他在淹神的见证下继承了领主之名,娶了北境的一个贵族女儿,她的黑发就像上好的绸缎,她的返回值是一片宁静的夜空。


然而席恩葛雷乔伊并不满足, 婚后的席恩却仍旧为人轻浮。他有各式各样床伴,他们的返回值都是那么讨喜,发着暗光的玻璃珠,黑色的小石头,烧焦的木炭,甚至是乌贼的墨汁。席恩更偏爱黑色头发的男孩子。


席恩的不满足,他逐渐焦躁甚至暴躁,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在阳光底下太久了,他的灵魂叫嚣着渴望,他开始怀念那片黑暗,他逐渐意识到了自己要什么。


那个男人不可能会死,划破黑暗的那日,那个男人点燃了整个恐怖堡,大火过后,刺鼻的浓烟和遍地烧焦的尸体,让人无法确定他的存亡。


无论你在哪,无论你现在又有了哪位臭佬,现在换我来找你,你只能有我。


倘若你的黑暗已容不下我,那就请让我染上你的黑暗

评论

热度(11)

  1. Sugar song&Bitter steps写程序的小断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