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song&Bitter steps

胡言乱语

莫逆奇譚:

“Reek,小东西。”ramsay切着手里的肉块,往reek的嘴里塞去。刀叉时不时打到他破碎的牙齿,发出刺耳的噪音。


Reek用力吞咽着。


“告诉我,在我身边,你幸福吗?”


Reek连连点头。


“怎么幸福了?”


Reek是坐在ramsay的脚边的,他担心地仰着脸,转着眼珠观察着ramsay的神色。


“您对我这么好,主人,reek真的……”


“Reek。”ramsay警告他,刀子轻轻地戳了下reek的喉咙。


Reek干呕了一下。他低着头思索。


Ramsay并不急。他想获得一个公平的答案,无论对谁。


“我、我在您身边很幸福。”reek断断续续地说,他皱着眉头,一脸可怜样。长期的折磨已经把他的思考能力磨掉了。


“继续。”


“是因为您是我的主人。您为我安排好一切事情。我睡觉的地方,我吃多少饭,甚至我该怎么服侍您,reek有时候做的好,有时候该受惩罚,主人费心费力地教导我。Reek非常感激。”他越说越流畅,抬眼看向ramsay的反应,对方的眼神在炉火的映照下忽明忽暗,在他的眼里似乎是赞同,他鼓起勇气。“我、我只要考虑您的事情就好了,您高兴我就高兴,您就是我的世界,这样一切就很简单。”


“简单?”


“是的,简单。我的意思是,我的生活有了一个标准,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而当我以自己为标准思考的时候,往往会变得没有标准,没有目的,不知道自己会想要什么,也不知道怎样让自己变好,事情就很复杂了。而往往,我还需要考虑其他人。”


“Robb么?”


“主人?”reek害怕的望着ramsay,看到对方表情未动地看着他,讨好地将脸贴在对方垂下的右手上。主人不顾自己粗糙的皮肤抚摸了下脸颊。


“说说你的过去。”


Reek破碎的牙齿咬破了嘴唇。他知道ramsay想让他说什么,或许也和他自己的想法相同,毕竟是ramsay塑造了他。然而他不知道当他说到Robb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虽然他自己都搞不明白是否对过去留有什么念想,然而ramsay却能轻易看破他,ramsay总能。说不定他自己都觉得忘记了过去呢,而主人觉得他没,那他就是没。主人一直都对。


不过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reek太爱主人了,他是不怕责罚的,他是怕主人失望。


Ramsay还在耐心地等待他开口。


“我的过去,“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的人怎么有好坏之分呢?不过我倒不是在抱怨。Stark一家对我挺好的,大家都这么说。厨娘、马夫、学士、还有robb,‘从来没有缺衣少食的,有什么不满的呢?’我倒是不记得我有不满过,或者明确表达我的不满。但是每个人都觉得我在发泄情绪。那我就是在不满吧。我因为不满折腾其他人,乱搞女人,惹事儿成瘾,他们笑笑。我苦练骑术,救下布兰,他们骂我。


对于我而言,世界是一分为三的。一份是眼前的stark一家,他们安定团结,就连琼恩,也比我为维系更加深切,他们有着更为高尚的行为与思想,所以才收养下我这个叛将之子,我在他们面前似乎天生就是卑劣的,不可取的,然而确实是因为超凡脱俗的伟大,而勉强容纳下我这只老鼠罢了。另一份就是遥远的父亲与家姐。我恨着他们,又满怀期待。我本以为我是铁种,在Stark的身边自我安慰——我有我自己的归属,更强更坚硬。然而他们是不需要我的。他们当着我的面切切私语,不,不用私语,因为我不理解,也无法参与他们的对话。带着一腔热血回来的家,四面都是冷冰冰,这比stark家更让我觉得愤怒而无力。最后一份就是我自己了,我本以为我会有一番成就,梦好的时候或许两方都是我的归属,然而最终是我需要他们,而他们任何一个,都不需要我。


我的世界里,我就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前方我顾里,往后是新居,然而他们越是幸福,越是嘈杂,我就更想朝左走或朝右走,一个都不属于他们,让他们后悔去——不过这也只是我的臆想罢了。


至于考虑什么人嘛,robb倒也算一个,但是不只是他,所有的人我都要考虑,不是考虑他们的想法和需要,而是由着自己去憎恶,去喜爱,去委屈,去不满,所有的人都要给我一份感情,而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承担我的,哪怕憎恨我也好。他们也只是笑笑。“


“可是你自由呀。”ramsay说。


“自由。”reek点点头。“没错。非常自由。我爱干嘛干嘛,爱和谁做就和谁做,没人能管我,也没人想管我,但是这种自由目前看来毫无意义,也毫无希望,我努力完了,最后只能等待着,要么有人给我套个项圈,要么等着去死。”


他拽了拽脖子上的锁链,期待地看着ramsay。对方伸出温暖的手,抚摸了他干枯的白发。



评论

热度(25)

  1. Sugar song&Bitter steps莫逆奇譚 转载了此文字